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早睡是噩梦的源泉,以后再也不要早睡了。

梦里和面容模糊先生咻得飞上了太空——也许是月球,谁知道呢。非常不科学地摘掉氧气罩不用任何工具也可以交流,甚至超绝好喝的抹茶拿铁都有供应!在外太空的一周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,面容模糊先生太温柔啦,软着声音哄说很快就结束了。忍不住就要猜测这位先生是谁,竟然会这样温柔体贴,对着昂贵的镜头陪自己做鬼脸。当然是很开心的日子了,要我说过得慢一些才好,即便它确实有那么一丁——点无聊。

舱体是怎么落回地面的,完全不清楚,总之踏上地面的一刻还是觉得很踏实。面容模糊先生说天色不早先去酒店凑合一晚。富丽堂皇的装潢,六层是心仪的套房,但是自己太笨了,临行前居然忘带了身份证,就连睡觉都要历经千难万险。但好歹,住上了嘛,可能是用了没什么用的市民卡。

门上为什么会有孔呢,还离锁那么近,显然是为了搞事情。女人胖乎乎的手指贴着孔塞进来意欲打开房门锁,江湖救急!但是我是多么沉稳的人怎么能尖叫,只好顽强地抵着门不放松。太可怕了。

女人笑得花枝招展,好像那样能掩去狡诈气息似的,她说下次再来。就很气了,什么呀,服务不错下次再来吗?面容模糊先生僵成了一块木头,好吧,现在我才发现他没有帮忙。他说那就睡吧。怎么睡呀提心吊胆的,用不知哪儿来的小木棍堵住了门板上的孔,自欺欺人这样阴险的胖女人就进不来啦。

在梦里睡觉的感觉很奇妙,好像睡了又好像没睡,跟课间趴在桌上的十分钟没两样。第二天坏人如期而至,木棍很自然被卸下来。面容模糊先生说,这样住着还不如睡在外太空。我深感赞同,但是眼下怎么逃出生天啊?

一个好办法,醒来别睡了。梦断了。

希望面容模糊先生能够告诉我他到底是谁。
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