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记忆中似乎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自己难过,每次都藏着掖着憋着不说,面上笑嘻嘻说你要开心啊。你要开心啊,因为难过的我没有办法让难过的你高兴起来,所以你要开心一点我才不会因为没有办法安慰你而更加难过。那是难过而已,难过是可以依靠自己缓解过来的。

可如今我崩溃了,我经受着生理和心理双重的煎熬与折磨,我仍旧不能告诉你说我特别难受我现在坐在床铺上独自流泪,我哭得像个傻逼。我不能啊。我是不被允许脆弱的存在,一旦在他们面前流出眼泪就会被揣测成什么样子。

温柔。你和别人聊起我时是这么评价的,那我又如何能让你失望,即便我的内里千疮百孔也定然要为你制造假象。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