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情人节直播回放。

看到他说,我对疼免疫。然后有人说,大概是他觉得男孩子不能喊疼吧。我呲着牙把额头抵桌面上,闭着眼心里暗道不好,那劳什子冲击波跟击在自己身上一样,锥心刺骨发着疼。你怎么能不疼呢。

接着想到前几天晚自习结束,赖在座位上看比赛,几年前的比赛了,二十刚出头的少年抬臂抽球用力打到对面球台上,连着好几拍拉球,得分。坐在后桌的男孩子凑过来来看,我拿手指指着屏幕特别高兴,开玩笑说帅吧,暴力美学。他说帅。

我喜欢的人,当然帅。

肖导说过他的孤独无人能懂,也说过他爷儿们,男人。

那个时候我就忍不住想啊,这个男人,长到这个年纪,受过那么多伤吃过那么多苦,踽踽独行二十多年,仍旧能够简单纯粹得像个孩子,毫无顾忌地拼杀,纵情炽烈燃烧自己。

现在想来这话说得虽不至于歪七八遭狗屁不通,但也没到点子上。这是我想象的他,在他身上硬按了一个孤胆英雄江湖游侠的影子,不是真实的他。否则怎么说张继科的性格至今是个迷呢。不是玩笑话。

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写东西,不是不想,是不敢写,不敢写也再写不出一个字,写不出他的样子。把他当成了信仰,以一个教徒的身份,还怎么写啊。

那就从尝试和他的习惯靠近吧,我硬着头皮写诗,写的什么啊——“收拾星辰,在你眸间”。什么玩意儿,痴人。满脑子他清清浅浅冲人笑,面无表情抬手把头发往后撩。架不住生来对人的手和眼睛没有抵抗力,他的手算不上特别好看,就是小,手心还难得长了些肉,成为奇怪的萌点。眼睛特别特别漂亮,又黑又亮,盛着满世界星星。话不多又爱笑,偏生了一双动人心魄桃花眼,眼尾上翘无限缱绻,看杯水都深情。倦了半抬着眼皮眨一眨,睫毛长得扇起一阵风。心动。

不管怎么看都要带上主观色彩,这个人我怎么看都好,就连后脑勺都可爱得不行。看到他就要想,怎么有这样的人呢,像只老虎又像只猫。不说苦,笑着就能把那些惊心动魄的事一笔带过,风轻云淡。又是个淘气鬼,一本正经信口就能胡诌,满嘴跑火车。


他有怎样一个鲜活生动的灵魂。
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