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真正睡醒或者自认为清醒其实还懵懂时,觉得自己像个诗人。方大同有首歌叫《诗人的情人》,但是并不十分好听。

做了个梦,梦里我跟着一个人在桥上走,很长很长的桥,直到醒过来还没走到对面。我跟着他走,踉踉跄跄,怎么也追不上。梦里的色调太阴冷了,沉重又压抑,非常不好受。我可能喊了一声那个人,他停住了,回过头来的脸是模糊不清的。然后就醒了。

我写日记,写很多很多字,六分之五是废话。出现频率最高的字大概是,“困”。

听到有个中年沧桑的男声哑着嗓子唱,

——就老去吧,孤独别醒来。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