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我手指捏着桌角任由冰冷坚硬的木头将皮肉印出压痕,一点一点被捂热。意气风发的少年垂着脑袋耳根通红一派乖顺模样。我一腔深情自眼神喷薄而出沸反盈天的爱意,那句默念了一万遍的话语出口仍旧磕磕绊绊紧张羞涩。

我说我爱你,只爱你。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