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der

我给自己看。

 

哎,沈先生。

我喊你名字重复喊你名字,抻着嗓音好像心情能因此和嗓门成正比,你开心点呀。有座飘泊的红绿灯浮在半空,发号施令那些纠缠不清缠绵悱恻乱七八糟的心绪。可我不管它们了,满脑子只想着你眉眼低落揪心。如果难过的话,怎么办?可这是个千古难题,所能做的是深呼吸深呼吸,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时间的重要性。一切都会过去,这也会过去。

 
 
评论

© Kin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